他们为什么上“得到大学”?

 新闻资讯     |      2020-01-04 20:54

2018年9月的一天,上海莱士单采血浆站站长陈振在北京出差,集团里的一位总经理对他说,想要去报名“得到大学”。陈振的第一反应是,“得到大学”是个什么大学?他劝总经理,不如去上个MBA或者专项的技能培训,至少可以拿个证书。

但这件事情让陈振开始关注“得到大学”是怎么回事。几天后,“得到大学”公布了第0期首批录取名单,有交通运输部的副司长,有投资公司副总裁,有创业公司的创始人,有中国油画院的职业画家,有骨科大夫和脑瘤转化医学中心主任,还有火箭研究院的工程师。陈振觉得,这么多各领域各行业的人都认可“得到大学”,那应该不错。而且,名单里还备注着:已经收到了4830份申请,远超出了300人的第0期招募限额,建议不要再报名本期课程。这反而激起了陈振的斗志,他决定试试看。

最终,经过面试陈振成了“得到大学”第0期的278名学员之一,并在2019年春季开学典礼上作为第0期学员代表,做了分享,题目是《怎么到下沉市场打胜仗》。

“得到大学”的发起人之一、得到联合创始人兼CEO脱不花曾经提到过,第0期招生的过程其实很痛苦。十个面试团队,每组标准都不一样,同一个候选人,可能按照脱不花组的标准就能过,但在另一个组就过不了。所以,他们经常在具体标准上有争执,每天都为招谁不招谁而陷入各种纠结。

录取进来的学员背景五花八门,有医生、有教师、有工程师、有创业者也有体制内的公务员。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对知识的热切渴望。“得到大学”的发起人之一、得到创始人罗振宇称之为“高成就动机”。

“‘得到大学’想让这件事回到教育的本质。因此,我们大大增加了学员的多样性。你如果仔细研究了我们公布的学员名录,你会发现,我们并不是挑名人、富人、有资源的人来当我们的同学。他们只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高成就动机’。你身边的每一个同学,不仅对自己充满期许,对表达自己也充满了欲望”,罗振宇在开学典礼前一天面向所有春季学员的大班会上说。

“得到大学”2019春季开学典礼上的分享嘉宾,也是得到App《李筠·西方史纲50讲》课程主理人,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李筠对《商业与生活》说:“他们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都能很快将从课程中收获的知识结合自己的经验,自我反思,加以运用。”对于一个老师来说,最好的感觉就是遇到可教的学生,而“得到大学”的同学,对知识的理解和接受程度,超过了他的预期。他们脑洞很大,想法很灵活,知识迁移的能力很强,也乐于分享和交流,李筠在这个过程中感觉收获也很大。

2018年中,脱不花和罗振宇找到了李筠,他们提到要办一所“得到大学”,希望他能参加筹划讨论和课程的研发。

罗振宇提到,我们正处在一个知识大变革的时代,“人类整理知识的速度将远远落后于知识产生的速度”。

在传统上,人们默认最可靠的知识来源,是书本或者是课程。但今天这个时代,最重要的、每个人都应该有所涉猎的知识,比如最新的互联网运营技术、最好的编程思维、最好的教育理念等,这些知识还没有来得及编成书本或者课程,它们只存在于精英们的头脑里,而且无时无刻不在迭代变化。

“他们这件事很有意思,值得做。”李筠觉得,这个方向是对的,符合现代社会中很大人群的学习需求,利用得到的资源,去为有知识需求的人搭建平台,尝试补足现有学习模式的一些不足。

得到App组织了十几名老师一起讨论了很多个版本,最终把“得到大学”定为了线上线下结合的模式,每期3个月,包括线上学手机硅胶套习48堂课,线下10个周末组织进行同学间的面对面讨论与分享。

作为特邀讲师,李筠参与了“得到大学”4门课程的打磨。在他看来,市场上的商学院大多是两个目的:一是把西方商学院的那一套MBA的课程直接挪过来,教授知识点和理论;再就是一种联谊会,聚合资源、笼络人脉,学什么不重要,认识谁很重要。但能把两者结合得好的并不多,都很容易变形。

“得到大学”不一样,同学们不是天天见,并不追求联谊会,供给的知识也并不是MBA的课程。而是大家一起建造一个更高的平台,激发学员直面更深层次的事业和人生的问题,用彼此的知识体系共同解决问题,然后真诚分享。“它提供了一个让人进步的渠道,从罗辑思维到得到App,再到“得到大学”,是知识服务这条路线上的升级探索。”

“得到大学”第0期学员马琛,也是北京初速度科技有限公司公共事务总监,此前曾参加过法国工程师学院MBA 、必维国际检验集团领导力培训营等课程。他对《商业与生活》表示,“得到大学”最打动他的是,大家在一起不只是学习知识,而是生产知识。他学到的最重要的技能,是定义问题+分享交流+整合输出 。

在“得到大学”的学员中,马琛以“记笔记”闻名,他10年来坚持记笔记,累计超过275万多字,并且把简单的“记笔记”记出了自己的一套方法论。他把自己记的笔记比喻为一个可连接、可检索的仓库,认为记笔记改变了自己,并借此让自己练就了成为一个符号、一种资源的核心能力。在“得到大学”2019春季班开学典礼上,他分享了这题目,《我如何用记笔记完成一场修行》。很多学员在看完他的分享后,纷纷感慨,一个人人都会或者以为自己都会的事儿,居然有这么深的门道,能创造这么大的价值。

通用电气可再生能源集团电网业务销售总监耿一铭,是“得到大学”第0期里最年轻的学员。他也是在看到“得到大学”第硅胶制品厂一批录取名单后,被里面来自各个领域的高手吸引而报名的。耿一铭对《商业与生活》表示,自己也曾参加过一些短期的训练营,但“得到大学”的学员组成更多元,自治度也把握得很好。

“‘得到大学’为了打造多元思维模型也是蛮拼的,不知道从哪儿为我们找来了这么多各行各业的大咖,大咖们讲述的很多行业里的故事和规则,是作为外行的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象过的,可以说真的是开了天眼。”耿一铭说。经过几个月的学习后,他在春季班的开学典礼上做了题为《得到大学使用说明书》的分享。他为学弟学妹们总结自己这段时间的收获,概括为:要什么?生态位是什么?要表达什么?即,要看清楚每一种思维模型的本质以及如何运用;找到自己在“得到大学”这个高质量群体价值网中的位置;带着问题意识和交付意识抓住线上和线下课程的每一个机会,不断提升表达方面的技能。

“‘得到大学’第0期的学长们,已经尝到了苦头和甜头。”在听完第0期学员的分享后,罗振宇高兴地说。

3月17日这天,对于上海万国体育中心而言,可谓是一场智慧碰撞的盛会。从早上9点到下午5点,6位“得到大学”特邀讲师及7位第0期优秀学员轮番上台分享,内容各有千秋。

浙江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教授王立铭讲了基因编辑可能带来的未来,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副教授香帅分享了货币在社会中的作用,钢琴家孔祥东认为未来的精英应该像音乐一样,经济学者何帆则发布了为期30年的《何帆报告》第二年的年度研究计划,北京城市象限创始人茅明睿泽从庞大的数据中解读出当代的人文精神。

何帆提出:为什么有很多问题我们很难找到答案?原因是我们提问的方式错了。比如很多人热衷于问“中国的制造业还有没有竞争力?”“传统产业如何向新兴产业转型?”但这些提问的方式都不对。其实,我们真正该问的问题是:“中国经济的基本盘是什么?每个人硅胶制品厂都应该了解中国经济的基本盘,找到自己在基本盘里的位置。这也是他今年年度研究计划的主题。

而除了陈振、马琛、耿一铭,第0期学员里,还有来自广东太古可口可乐销售运作经理的潘利华分享了可口可乐如何通过货架调整提高销量,舰船工程师孔维玮分享了从舰船设计切入告诉大家如何做长期规划,65岁的国务院参事汤敏作为一个终身学习者谈了自己从得到学到了什么,唯医骨科首席医疗官赵辉则分享了如何做一位智能时代的医生。

李筠分享的《卡拉卡拉浴场随想:瓦解罗马的致命诰令》,是今年1月底他在罗马学术考察期间就基本确定的主题。这个分享,他精心打磨了很多遍,光电脑里的文稿就不少于10个版本。第一稿很快,8000字一天完成,但交上去又反反复复地修改,因为要符合演讲的需要。“得到大学”还专门请了传媒大学的老师来教他演讲时的语气、语速、身姿。

在第0期开学典礼时,脱不花看到一位创办了两家独角兽公司的演讲嘉宾,一直在现场没离开。就问他:你这一天一个亿的,怎么在这儿坐了一整天呢?他说,我要候场准备,不能东事西事的。

脱不花说,一开始,他们要求演讲嘉宾按要求去彩排时,心里也是打鼓的。但等到做了后,他们就发现,牛人比自己聪明、水平高,还比更认真,而一旦认真起来就极其配合。“你就是这个世界的镜像,理解这个世界从理解自己开始。”她感慨道。

陈振记得那天他去参加打磨会议,罗振宇、脱不花、李国刚、张慧等十几个老师都在场。他非常自信地讲了一下自己的初稿,那是他以前在上海校区分享过的,并且博得满堂彩的一个版本。

结果,讲完之后,陈振信心满满的原稿完全被老师们推翻。罗振宇让他重新复述一下自己对于下沉市场的理解,帮他重新梳理了思路和逻辑。“当时我就觉得非常震撼,自己在这个行业里干了这么久,罗胖几句话就总结了”。陈振对《商业与生活》绘声绘色地描述了当时那个画面。“得到团队似乎具有点石成金的能力,每个人的稿子都是被推翻的,结果每个人都心服口服。”

比起单篇时长仅20分钟的开学典礼分享稿,“得到大学”课程的打磨更为复杂和费时。“得到大学”教务长蔡钰分享过课程研发策略,他们派出教研组的研究员同学,带着课程理念、带着一个普通自主学习者的好奇心,寻访一个领域里最顶尖的高手和老师,把他当成导师,去请教、去总结、推翻和重构几次甚至十几次,一点一点磨出课程。

创业之后,罗振宇发现自己对世界的看法,越来越平和中正,甚至性格也变得更加宽容了。他自己思考其中的原因,发现是因为创业的过程,就是一个不断向真实世界要结果的过程。

“真实世界”正是“得到大学”学员收获的第一项东西。在“得到大学”的课程里,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都在力求做到一件事,就是让他们浸泡在高浓度的其他人的想法里。 “我们不想提供一个已经很充裕、没有独特性的东西给你,给如此优秀的‘得到大学’的同学们。最后之所以选定了‘多元思维模型’作为‘得到大学’的第一波基础课程,其实源于我们的创业体验。”

罗振宇说,可以把三个月的线上学习,看成是一场奇特的体验。你每天都在自己的生活轨道里正常运行,但是,每天,有这么半个小时,你脱轨了。你和自己不熟悉的思考方式、问题类型,不期而遇。最终,人们在得到大学最重要的收获,不是新的知识本身。而是无数个新的思维模型。在罗振宇看来,“ 48种‘多元思维模型’课程,实际上是48种看待真实世界和问题的视角。”

他总回答,“我没有资格”,自己和“得到大学”要达成的理想相比,太渺小了。他开玩笑说,如果这个世界上,现阶段有谁有资格担任“得到大学”的校长,那可能只有一个人,查理·芒格。不是因为他和巴菲特的投资有多成功,而是因为目前“得到大学”课程的核心内容——“多元思维模型”,是他提出来,并且让这个词名满天下。

从2018年9月启动第0期招生至今,得到大学已经开设4期,累计招募学员超过1560人,校区覆盖北京、上海、杭州、广州、深圳、成都六大城市。

“得到大学”教务主任李国刚说,他们的招生对象不局限于商业界精英,而是面向各行各业的终身学习者,如医生、教师、律师、设计师、艺术家、工程师等。

为了加速学员的成长,“得到大学”在分班时会刻意将各种背景、职业、年龄层的终身学习者混合在一起,组成一个足够多样化的班级,犹如人才的“热带雨林”。“得到大学”也没有选择针对单一行业或者单一学科教授结论性的知识,而是面向各行各业的终身学习者,传授认识世界、解决问题的“多元思维模型”。

陈振也参加过一些商学院课程,他觉得,虽然“得到大学”的同学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但是,在这里很少有同学是来混圈子和混资历的,大家在一起,都是交流最近新的认知。人人以获得新认识而自豪,有点像雅典学院。“在此之前,我有个认知就是,如果想要了解这个世界,只能靠自己的实践和摸索。但是,读‘得到大学’的过程中,我感觉到一个多元的社会和多元思维模型,我才明白,这个世界只靠自己认知,是完全不够的。”

罗振宇曾经在2018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里说,“这个时代的学习,不是一个人的知识灌输到另一个人的头脑、一个人学习做另外一个人,而是把别人的生命、智慧、经历,当做一盏灯悬挂在你自己的路上,挂的灯越多,你自己的路就越亮。”这也是“得到大学”对学员们的愿景。




上一篇:他乡的童年照进现实:教育从来不是只有一个样

下一篇:他们用超强脑洞,找出《庆余年》的资源泄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