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钱才能办健康证?中国四川宜宾一市民办理健

 新闻资讯     |      2020-06-24 22:29

侯开芬是地道的农村人,50多年来都没离开过家乡。直到前两年为了照顾孙子,她才被儿子接进城里生活。刚来的时候,她对城市生活十分不习惯,但为了家人也只能尝试接受。更何况带孩子需要耗费不少精力,她也没空想其他事情。

今年5月初,城里的幼儿园陆续开学,她的孙子又到了读幼儿园的年龄,遂被送入邻近的幼儿园就读。这下可把侯开芬愁坏了。没有孙子可带,城里又人生地不熟,这日子一天过得比一天无趣,她几次都想打道回府,但孙子每天早晚都要有专人接送,她只好作罢。

“走不到,就留下来找点事做。既可以混时间,还能挣点钱补贴家里。”侯开芬抱着这个想法,以家为圆心寻找合适的工作。但疫情过后的工作本就不好找,并且她还有接送孙子上下学的任务。因此直到5月底,才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餐馆的服务员。

之后,她按老板的要求准备办理健康证。为免走冤枉路,在办证之前她特意咨询了前几个月才办了证的同事,需要做什么准备,要不要给钱。得到的答复是,办证不收费,但要空腹,不能喝水。

6月2日,侯开芬很早就起床,并带着早已准备好的资料去西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办证。或许是到得早,她前面并无人排队。于她向工作人员递交了手中的材料,想着办证应该会很快。不料工作人员却要求她先交108元才能体检。“其他人前两个月办证都没收费,怎么到了我就要收了?”,这令侯开芬十分不解,但她又不敢多说什么,只好悻悻离开。

侯开芬坦言,这是她第一次出来工作,并不知道能否胜任。倘若贸然办证,如几天之后因不能胜任工作而被淘汰出局,则她承担办证的花费,就会折损两天的工钱。因此她将办证收费的情况告知餐馆老板,希望能缓几天待她确定能留下来后再办证,或者由老板报销这笔费用。但这两个方案都被餐馆老板否定了,并表示如她不尽快办证上岗,他就要另外请他人。

“没得健康证,我是不敢用的,否则遭查处损失就不止一两百元。”涉事餐馆的老板说,并表示他店里其他员工是在4月份办证的,并未被要求交费。据他回忆,办理健康证不收费的政策,大约是两三年前施行的,当时国家还专门发了文件的。

据此他认为,国家既然能“取消”该项收费,也能再“恢复”,因此办证机关不太可能“违规”收费。只不过办证收几十元的工本费尚能理解,一下子提高到100多元,不免让人产生办证机构变相“乱收费”的疑虑。

此后,记者走访多家餐馆及其工作人员,他们均表示最近这两年他们办理健康证并未交纳任何费用。但健康证每年都要办理,若侯开芬所言属实,那么明年他们办证,必然也会面临这个问题。

同时,经记者查询获悉,2017年3月财政部、国家发改委曾下发《关于清理规范一批行政事业性收费有关政策的通知》,明确取消预防性体检费。但2020年5月,西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发布通知,明确按翠屏区卫生健康局文件精神,因财政不提供补贴,自2020年5月11日起不再免费办理健康证。

对上述健康证收费问题,翠屏区卫生健康局有关负责人回应称:免收只是应对新冠疫情特殊时期的“临时措施”,系为了助力宜宾经济复苏尽快复工复产而在本辖区内实行的临时政策。现该临时政策的目的已达到,经慎重研究决定恢复有偿办证。

据该名负责人介绍,此前预防性健康体检办证工作由疾控部门负责,市民办证只能到当地疾控中心十分不便。后因疾控部门工作职能调整,不再办理预防性体检办证业务。该局遂按原国家卫计委、财政部《关于进一步做好预防性体检等三项工作的通知》(国卫财务发[2017]61号)“各地可根据本地实际,按照科学布局、方便群众的原则,按照将预防性体检工作逐步过渡到由符合条件的医疗机构承担”的要求展开工作。

通过近三年时间,该局分批批准了本辖区内有资质的13个医疗机构从事预防性健康体检办证有偿服务,并于近期印发《宜宾市翠屏区卫生健康局关于进一步规范从业人员健康体检工作的通知》,同意医疗机构恢复有偿服务。

有知情人士透露,预防性健康体检办证收费,实际上收取的就是医疗机构体检项目费用,因此基本上都是依据办证申请人所需检查的项目按实收取,因此各个医疗机构的收费额度不尽相同。

按照法律规定,用工企业应当为消费者提供安全的服务,而劳动者办理健康证的目的是用工企业履行该项义务的表现形式之一。因此他认为该项费用应当列入企业“经营成本”,不应由劳动者或财政买单。




上一篇:2021艺术硕士考研:《中国美术史》第二章

下一篇:高考未考,两所大学却“火”了,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