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海南需要学习和借鉴香港 携手做强消费

 新闻资讯     |      2020-06-24 02:18

目前国际疫情也这么严重,在这样的背景下,海南的自贸港总体方案发布,对我们国家对外开放和各方面经济复苏来说有哪些意义?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 迟福林:这个时候推出海南自由贸易港总体方案,使海南自由贸易港在疫情严重冲击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开始起航,表明我们不仅坚定支持全球化,而且中国以实际行动来推动经济全球化,这是我们推动经济全球化的一个重大的举动。这个举动又表明中国的高水平开放,进入一个新阶段。从一般要素市场的开放,现在进入到规则等制度型的开放。自由贸易港本质上制度型开放的最高的一个形态。所以表明我们国家在疫情严重冲击下,应对复杂多变的世界经济格局,仍然在高水平开放方面,向制度型开放方面,采取了实际的步骤,我们也应该说,海南自由贸易港是我国高水平开放的重大的一个举措。

现在的海南做好准备了吗?海南自贸试验区经过这两年的建设,有哪些工作是做得好的?有哪些还存在不足?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 迟福林:条件是相对而言的。应该说海南为自由贸易港准备了32年,无论在基础设施建设、生态环境、产业基础、制度创新等多方面,应该说奠定了重要的基础。但是不是没有问题?我想有些问题还是比较突出的。比如开放意识、营商环境,比如人才储备、产业基础。但问题正是我们的办法。问题逼着要走向自由贸易港,才能发挥海南这么一个建3.5万平方公里的岛屿的地理优势、资源优势。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 迟福林:自贸港的总体方案,我认为是一个总的要求,目标十分清晰。比如分三步走,到2025年自由贸易港政策和体系初步形成,这只有5年的时间。第二步,再用5年时间也就是总体用10年时间,到2035年,自由贸易港应该是政策和制度体系更加成熟,它那个时候已经成为国际上比较先进的自由贸易港。在这样的基础上,就为加快发展打下基础。所以到本世纪中叶,海南要成为一个国际上较强发展能力的、有较强竞争力的自由贸易港。这之后又对于防范风险提出了要求,所以在我看来,自由贸易港总体方案核心体现了总书记那句话的要求:以开放为先,以制度(集成)创新为核心,真的按高水平开放要求,做了多方面的重要的制度创新。

整体方案最关键点就是贸易自由便利化、投资自由便利化、跨境资金流通自由便利化等一些举措。像这些东西海南如何具体落实?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 迟福林:海南自由贸易港总体方案里面提出来,五大自由便利加一个安全有序,首先是贸易自由便利,投资自由便利,人员往来自由便利,资金往来自由便利,加上运输往来自由便利,加一个数据安全有序,我想这个目标要求是比较高的。如何能按照五大自由便利?按照中央具体要求形成有可行性的,而且有严格规范的行动路线,我想这一条特别重要。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 迟福林:我想中国特色可能是在三个坚持的前提下,做好两篇大文章,也是坚持党的领导、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这三个坚持是个大前提。在这个背景下,我们背靠14亿人的大市场,然后用全国之力来推动海南自由贸易港。与此同时自由贸易港还有一个突出特点,符合海南定位。海南定位什么?3.5万平方公里全岛搞自由贸易港,这是个大自由贸易港。

除了旅游业,海南还要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和现代服务业,在自贸港建设的背景下,海南这两个产业有什么途径能够实现弯道超车、快速发展?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 迟福林:无论现代服务业还是高新技术,人才的竞争是主要的,尤其是高新技术。那么靠什么吸引人才?也要开放。开放的人才政策、开放的人员流动环境、开放的人员使用,符合国际惯例的人才使用制度,加上海南优良的生态环境,如果能够通过努力,再明显改善海南的教育和医疗公共卫生水平。 那么说聚人才、留住人才的话,总体就形成优势了。

有人认为,海南建自贸港对香港来说是一个竞争,但也有人觉得,海南跟香港会有很多合作的机会,您怎么看海南跟香港的这种合作与竞争?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 迟福林:自由贸易港这个背景下,海南和香港只能说合作会越来越多,市场的空间越来越多,相互学习借鉴的东西越来越多。首先从免税购物,香港是世界旅游消费中心,旅游消费免税中心,那么香港成为上游,海南下游,香港的供应链跑能够到海南来,这不加大了香港免税产品的供应链吗?给香港带来多大机会,香港有条件的企业也可以到海南来经营免税产品。第二旅游,今后香港旅游有香港的特点,真的把泛南海旅游做起来。应该说通过海上的香港,旅游是个互补的,绝不是一个相互的冲击的。当然也有竞争,香港也要看到,在这种形势下,香港面对很多的矛盾问题,海南后起之秀借鉴学习香港的同时,也要赶香港,这就是在合作竞争当中,使得大家能够增加压力、增加动力。

总体方案对分步骤非常明确,到2025年就要实现封关。在当下来说,海南最紧迫最需要做的是哪些工作?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 迟福林:2025年前,最迟不能超过2025年实行一线放开、二线管住,那么现在开始就要做准备。在这个背景下,我想海南最需要做的几件事特别重要,第一,要加快创造加快营造良好的投资环境,使得你的营投资环境像中央要求的,以制度性开放来形成这种国法治国际化、法治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尤其是要提高我们的各级政府的行政效率。第二,可能很重要的就是要做好产业发展的基础。第三,人才。能不能够打破现有的一些制度安排,实行符合国际惯例的灵活的人才,因材施教,这极为重要。有些机构要你的国有控股企业担任法定代表人,因为在你法定机构里来作为主要负责人,这使得一些国际性人才在这里能够充分发挥作用。我想特别重要的是人才的吸引,既要靠这些,我们说是年薪多少这些条件,但更重要的是自由贸易港背景下,那种灵活的、符合国际惯例的,吸引人才使用人才的制度安排,这个更重要。

洋浦是特区中的特区,而且洋浦一开始就是封关的,它的定位是国际集装箱航运枢纽,面向印度洋。您怎么看洋浦现在该做什么?它的枢纽作用有哪些?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 迟福林:洋浦未来真正响亮的口号是中国洋浦港,中国洋浦港首先提的是国际性,外国的船舶都可以在那个地方注册。我相信洋浦港打造以国际化为目标的中国洋浦港,国际化水平大大提升以后,会成为一个重要的枢纽。尤其在泛南海的油气资源未来的合作,在未来泛南海的油气资源加工、储藏、交易当中也会扮演重要的角色,它会吸引各种货轮在那里,这个可以作为中转,做一个枢纽。

海南已经确定了11个重点园区来承接自贸港政策,包括像洋浦开发区也在里面,他们现在应该怎么做,如何承接好这个政策?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 迟福林:11个重点园区,第一早期安排取得早期收获,是一个重要载体。比如零关税、企业个人所得税,比如我们谈到的投资贸易自由化、便利化,这一些在园区应该尽快推进,能够取得在园区尽快取得突破,这样对全岛才能够形成一个带动拉动作用。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 迟福林:企业和个人都关心税收制度安排,我想海南自由贸易港、实行企业、和个人所得税15%,这在国内是比较低的。并且随着自由贸易港进程这种所得税率,只会低不会高。更重要的在自由贸易港进程中,税收的结构是简税制。走向一个完全符合国际惯例的简税制,并且以法治化的形式出现,就不会采取这种行政性的逐步减少。所以这个税一定要看到,它不仅是15%的企业和个人所得税,更重要的它是在自由贸易港的背景下,在各项开放政策背景下的配套,并且这种税收第一,所得税是逐步减少的。第二是朝着减税制的方向发展的。应该说这将大大的降低企业的税收成本,大大的降低各类技术人才的税收成本。所以将为企业个人能够长期在海南工作、生活、创造一个最重要的条件。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 迟福林:像投资自由、便利,首先准入条件变了,叫承诺准入制 ,承诺了就可以准入。所以我们现在叫全面承诺制。第二,投资自由。今后不受限制,不受各类比例限制,也不受其他限制,只要符合你的法律规定,不禁止的完全放开。第三, 各类这个股比不受限制范围不受限制。如果基本都能实现的话,海南的营商环境,我想绝对在国内是一流的,是最有吸引力的一个地方。

如果让您当海南自贸港的宣传推广员,您最想向这些国际投资投资者,向这些国际人才说什么?怎么吸引他们来?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 迟福林:不仅要看海南目前的条件,更要看战略位置上用国家总体力量来推动这件事,这是个大前提。我们现在所有的政策安排,我认为体现了总书记叫开放为先制度创新为核心,而且真正在自由贸易港制度性开放上做出了重大安排。这个是有吸引力的,不是比较,和香港其他的自由贸易港比,我们这些制度是有吸引力的。与此同时加快自由贸易港立法进程,我相信如果自由贸易港立法在未来几年出台的话,那不就确保了你自由贸易港,这个是一个重大保障吗?这是一个大前提,我说大家一定要树立信心。




上一篇:《深海超越》用BBC的方式探索海洋 海底究竟是怪

下一篇:2021艺术硕士考研:《中国美术史》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