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山遥望拉达克:克什米尔与拉达克的早期历史

 新闻资讯     |      2020-03-22 17:06

克什米尔是个永远在冒烟的火药桶,由于周边三国均有主权诉求,这处被皑皑雪山环抱的桃源,成了常年军事对峙之地。

有一个概念需要首先厘清,拉达克只是印控克什米尔的东部山区,不能将拉达克等同于印控克什米尔,更不能等同于整个克什米尔地区。

按照现代人的概念,克什米尔地区是一处雪山遍布,环境恶劣、人迹罕至的高原,没有什么值得争夺的价值。

但古时却不是这样,因地处中亚、西亚、南亚的交汇处,克什米尔是三种文明融汇、冲突的地点,自古以来便是强国的斗兽场。

历史上,贵霜帝国、唐王朝、阿拉伯帝国、吐蕃王朝、莫卧儿王朝、清王朝、大英帝国,走马灯似得在此轮换。

贯通西亚、南亚和东亚商路从克什米尔穿过,或向东途径拉达克到达西藏和尼泊尔,或者向北进入新疆,穿越大漠直达大唐的首都长安。

商旅的发达带来了贸易和繁荣,这就像你家正好处在十字路口上,大量的人流便是一种重要的资源,在给你带来利益和机会的同时,也会带来强邻的觊觎。

克什米尔地区的国家就是这样一个角色,受困于自然环境的限制,一直都是农耕文明不发达、人口基数不大的国家。

在古代文明的科技树中,没有强大的农耕文化来保证庞大的人口基数,就是神仙也发展不起来。

更倒霉的是,周边住着的邻居都是像大唐、吐蕃、大食,这种大魔王级别的强国,于是克什米尔国家的感觉,就愈发点像阳谷县著名餐饮企业的CEO武大了。

从我们现在知道的历史来看,包含拉达克在内的克什米尔地区,几乎向所有周边强邻称臣。

但好在,作为一处遥远的边疆,因为山川阻隔、道路难行,除了履行朝贡义务,各大帝国对于拉达克,基本没有什么有效的管理。

因此,这一区域从来就没消停过,各大势力、各种宗教,在这一沟壑纵横的地区你来我往、狼奔豚突。

这大概是臭名昭著的第三帝国领袖阿道夫·希特勒,会不远万里跑来,寻找伟大力量的原因之一。

现在拉达克的居民,已经是以东亚蒙古人种占据绝大多数,文化特点也具有鲜明的西藏文化的特色,以至被称为“小拉萨”。

虽然拉达克地区的古代史研究极为粗略,但从保存到现在,一鳞半爪的资料来看,拉达克南部的河湖区域,最早应该在象雄王国的控制之下。

而到了公元719年(八世纪初),《敦煌大事记年》中记载,吐蕃政府“展开了一次对象雄和“黄金之地”的人口普查”[1]。

这个被用象雄文和藏文标注为“黄金之地”的地方,经外国学者研究,指的便是拉达克地区。

也就是说,与印度接壤的拉达克地区,在象雄王国覆灭后,又长期被征服者吐蕃王朝所统治,这种统治一直持续到吐蕃王朝崩溃。

这也是地区性小国家的悲哀,因为国力弱小,保存下来的资料稀少,再加上没人有兴趣研究,此类的小国历史基本都是片段。

好不容易在史籍中露头,不是被征服亡国,就是在战场上被击败屠杀,要不就是朝贡大国,三拜九叩,反正基本没什么好事儿。

不过,拉达克也没隐身太久,吐蕃王统后裔吉德尼玛衮经过辛苦经营,创立了阿里三围的国家集群。

大约在公元930年左右,他将长子贝吉德日巴衮(通常简称贝吉衮)封为拉达王,以列城(印控克什米尔列城)为中心,辖玛域、拉达(日土和克什米尔)地方;

三子德祖衮为桑噶三门、比地、比角王,主要辖古格以西,拉达以南今印度境内的桑噶、果松等地。

拉达克国家的独立性,就处于类似的尴尬状态,王统确实在绵延传承,但“宝宝心里苦不苦”,只有自己清楚。

不论是益西沃、沃德,还是泽德,都是跺一脚四方乱颤的人物,在他们振臂一呼下,早期的拉达克国王只能跟着一起溜达。

在《阿里王统纪》中记载,相应益西沃号召舍身出家的青年才俊中,便有数十人来于自拉达克。

但这至少能说明,在1054年(北宋皇佑六年)前后,古格国王的权威依旧能够覆盖拉达克,或至少是拉达克的一部分[2]。

在古格·阿旺扎巴所著的《阿里王统记》中,古格王沃德、泽德都有和拉达克地区国家交战的记录。

其中,沃德便是死于珠夏(勃律地区)的战争之中,而泽德则以击败“嘉”地版的“格萨尔王”闻名于世。

其中上拉达克,也就是靠近勃律(今巴控克什米尔)的地区,长时间被讲鞑靼语为主的克什米尔人控制。

不是只有中国才喜欢讲“自古以来”,印度也需要“从自古以来”,寻找有利于自己的证据。

按照印度的法统逻辑,长子贝吉德日巴衮(贝吉衮)在受封为拉达王后,拉达克便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

同时,整个西部西藏(阿里地区)的国家与拉萨政权间彻底脱钩,也不存在相应的隶属关系。

之后,1841年(清道光二十一年)印度西北部的查谟王室(森巴人)征服了拉达克,将其并入查谟王国版图。

因为从目前已知的历史材料里,元朝政府在西藏设置过“乌思、藏、纳里速古鲁孙等三路宣慰使司都元帅府’,下辖“纳里速古儿孙(即藏文“阿里三围”的译音)元帅府”,并设元帅二员。

《汉藏史集》中则明确记载了,元朝官员在阿里地区(西部西藏)推行户口普查和构建驿站的内容。

(“火猪年(1287年),元朝部派遣和肃与乌努汗二人,与萨迦官员清查了西藏地方户口,其中“上部纳里速古鲁逊”(阿里三围)几处人口,“有二千六百三十五户。在领主管辖下的纳里速的人户,为六百七十六户”、“藏地方的人户,再加纳里速地方的人户支应四个大驿站,每站一百人”)[4]。

但有关于拉达克地区的历史记载实在太模糊,双方都在模糊的史料中,寻找对自己有利的证据。

即如果拉达克是独立国家,其征服了包括古格在内的阿里,而阿里又与卫藏政权没有行政隶属关系,那印度声索的所谓“拉达克主权”,将不仅限于目前的阿克塞欣,而是包含冈仁波齐以西的广大领土。




上一篇:陈瑶女扮男装,自带气场惹人羡,时尚穿搭非常

下一篇:中国轻奢市场规模超1200亿 2018中国轻奢市场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