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道德上没有任何污点的《简爱》,是如何表

 新闻资讯     |      2020-07-23 04:58

《简爱》描述的是一个叫简的小女孩,从小父母双亡,寄宿在舅妈家里,舅妈家的孩子约翰经常欺负他,但是从小就独立坚强的简爱没有屈服,奋起反抗,因此被舅妈嫌弃,并送至孤儿院。在那里因为舅妈的缘故,导致她也吃了不少苦,但是她的坚韧性格也是这个时候形成的,后在学校学习6年,任教2年,最终去了桑菲尔德庄园担任家庭教师。

在那里她遇到了自己的爱情,桑菲尔德的庄园主人罗切斯特先生。但是罗切斯特先生已经有了妻子,在当时法律以及道德的背景下,简不得不离开庄园,后遇到当时并不认识的3个表兄妹,并意外继承了一笔遗产,简回到了罗切斯特的身边,罗切斯特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两个人最终在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对于简来说她好像从小就有着比较完善并且正确的人生观,她不畏强权,对于看不惯的不对的事情定要去争取,长大后在面对心爱的人已经有爱人的时候义无反顾的离开,看起来这就是一个当代女性学习的典范,那么对于这样一个没有任何道德污点的女主人公我们要如何理解她的成长史呢?

从小简爱就不受舅妈的待见,面对表哥的挑衅,她把表哥按压在地上摩擦,妥妥的女汉子一枚,后果就是她被关进了小红房子,这个房子是简的舅舅去世的屋子,对于简来说她是很害怕的,她想要逃离这里,在简只有8岁的脑子里,屋子可能还会有一些恐怖的色彩,但是没有人理她,这是她成长中的第一次异化。

书中这样描述:在那片虚幻的身影中,一切都显得比现实中的更为冷漠,更为阴暗,里面瞪眼盯着我的古怪家伙,在昏暗朦胧中露出苍白的脸庞和胳膊,在一片死寂中,只有那对惊慌发乱的眼睛在不停地转动,看上去真的是个幽灵,我心里思忖,这小家伙就像一个半神半妖的小鬼,西贝在晚上讲故事,说他们常从荒野杂草丛生的幽谷中钻出,出现在旅人的面前。

这是简在红房子里的镜子中看到的自己,她恐怖那个自己,在她眼中那就像是小鬼一样可怕,但是这个小鬼在她再次醒来的时候消失在了那个可怕的晚上,这是她成长的过程中第一次的异化,也是第一次舍弃的部分。

她在镜子中看到的自己是一个幽灵的形象,这对于简爱的生活来说,是不可想象的,她不能听任自己真的发展成连自己都害怕的样子,所以她吓昏过去了。这个时候的简需要一种更好更加生活化的成长方式,所以8岁时的简爱,这个异化的小家伙,成为了简不得不放弃的一个部分。

这个8岁的女孩既不蒙昧无知,也不天真无邪,而是拥有判断力和思考力。尽管受限于生活及经验和知识,她欠缺一些常识来面对复杂的人生,但是她被表现为要求也值得被尊重和感受的人。她对不公的事情有反抗,用儿童的视角来进行谴责和发问,成为对虚伪、不道德的 成人世界的反叛。

这种儿童视角更加的纯碎,不为世俗的一些眼光所屈服,更加注重真相本身,更加关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8岁的她经历了复杂的生活,但是却自尊自立,更加突出小简爱的坚定处事原则。对于不公平的待遇,她一直在寻求生活中的 善意,试图与身边的人建立互助互爱的关系,虽然并没有成功。

在孤儿院里,简的生活并不好过,拜舅妈所赐,她的生活一团糟,但是在这里她遇到了自己最好的朋友海伦。海伦在不少的研究中被发现是作者夏洛蒂为了纪念自己的姐姐塑造的角色,但是除此之外,她的存在,对于简爱性格的养成也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

海伦比简爱大6岁,是简的身边宗教身份的代表。海伦是美德的化身,她思想早熟,优秀宽厚,对于自我的成长和神谕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海伦劝导简效仿耶稣说:耐心忍受只有自己感到痛苦,远比草率行动,产生连累亲朋的恶果要好,更何况《圣经》嘱咐我们要以德报怨。

在面对自己即将死亡时她劝解简说:不久就会有那么一天,我们摆脱了腐朽的躯壳,也摆脱了这些罪过。堕落和累赘的血肉之躯一起离开我们,只留下精神的火花——生命和思想的无形源泉纯洁的就像当初离开造物主给人以生命是一样。它从哪儿来,还回到哪儿去。

基督教的精神 认为为了彼岸的福祉,可以放弃今生的修行 ,但是这对于作者来说是不现实的,她并不这么认为这种人生态度在成年后可以获得更好的生活 ,只有精神的追求是不够的。这一美好的形象海伦并没有活到成年,她和8岁的小简爱一样,海伦作为学业和道德上的榜样对简爱起到了很大的影响,但是却被舍弃了。

被舍弃的海伦对简爱产生了很重要的影响。简在海伦去世以后努力学习,得到了老师的认同成为学校的老师,这都与海伦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海伦的存在唤醒了简对于美好事物的认知,对美好生活的渴望,但是只有这样单纯的善良,在简看来也是不足以在这个世间活下去的。

有人说伯莎·梅森应该是8岁的小简爱的异化,她用美貌引诱了罗切斯特,但是她因为自身的放纵和身体的原因最终变成了疯子,在书中,多次描写她与丈夫的厮打以及半夜偷偷跑下楼,燃烧丈夫的房间,企图杀害他,甚至在最后,她纵火后宁愿葬身火海也不愿被丈夫所救,这都体现出了一个强势异化的女人形象。

而简没有可以吸引罗切斯特的外貌,而且还多次拯救罗切斯特,在一个伤害一个救助中,简的形象变得更加立体饱满,也让我们看到故事的情节推动越来越快,这也对男女主人公的感情线增加了推进的作用。

伯莎在小说中从来都没有说话,但是她的每次出场都是想要和罗切斯特同归于尽,这种的存在是致命的。有人认为伯莎·梅森是潜意识里的简爱,是简爱的另一重人格,表现了简内心深处潜藏的狂躁和叛逆,甚至可以说这是8岁时的小简爱在镜子中瞥见的小幽灵被抛弃之后疯化成长的景象。

伯莎梅森拒绝交流和沟通,身形庞大有力 ,与自己的丈夫进行鱼死网破似的反抗,表现出一种 强大的女性力量,梅森最终选择了死亡而不是妥协,这也在某种意义上看作是简爱拒绝了这种复仇般的两性相处模式,而是寻求女性的平等以及女性的社会化,而不是对抗决绝。

伯莎梅森也可以看作是在历史上愤怒地失身的女性 ,集体的无意识的化身。其实书中的伯莎·梅森形象在某种意义上并不符合现实逻辑,这也常常被人们诟病,但是就小说本身来说 ,如果简从来没有任何错误,尤其是道德上一直是一个完美的形象,那么要如何表现出她的成长呢?

简的成长过程中出现了各种分身,她们的身影在简爱成长的不同阶段出现,最后都以不同的方式消失了。这些分身可以看成是一种失败的成长来对比简的成长形成一种对应的关系。在这里夏洛蒂勃朗特的分身策略或许是一种下意识,但是却通过这种方式,将她对成长的理解清晰地表达了出来 。

作者简介:落小羽,喜欢看书、看剧,提供温馨治愈系故事,“治愈”在尘世中艰难跋涉的我们的心灵,关注我,一起长知识!本文由落小羽原创,欢迎关注,带你一起长知识!




上一篇:轻薄本中的西装暴徒:机械革命Code01评测

下一篇:今天,江苏省道德模范与身边好人齐聚启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