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穷惹的祸,中介是罪恶之源,山东菏泽的这起

 新闻资讯     |      2020-06-23 06:21

山东青岛秦女士“个人所得税”APP上申报个税时,发现自己受雇于北京两家公司,同时尚未结婚的她系统里显示有个女儿。她意识到多年前的冒名顶替上大学事情的副作用再次发作了。

2012年,秦女士考驾照,但是多次报名都失败了,原因是顶替者李某已经用她的名字考取了驾照。她至今依然不能报名考取驾照。

2013年,秦女士发现了她已经在北京登记结婚。随后,青岛和北京两地的公安局崂山分局告知秦女士,北京有人和她户口重合。最终,2016年年底注销了该人的北京户口。

随后还有一系列事情,比如社保卡、银行卡、支付宝、学历认证等方面,因身份信息被冒用造成了很大的烦恼。

事情应该追溯到15年前。2005年,菏泽市单县农村应届生秦女士,第一次参加高考分数539分。因不满意录取的是三本院校,她并没有去报到,而是选择了复读。大学录取通知书则通过中间人介绍,卖给菏泽市牡丹区的李某。

李某的姐姐如此复述这件事情,“这件事情是中间人主动联系的我们家,我爸爸与其对接的,具体手续是中间人来办的,我们只是付了钱。现在,我爸爸已经去世了,我妹妹的顶替户口也已经注销了。”

秦女士自己也称,“当时,她们家人对我确实挺好,我大学期间都是通过勤工助学赚学费和生活费,曾想把钱还给他们,但是对方并没有接受。我当初也没想到会对我现在的生活工作造成这么多影响。”

很明显,与山东冠县陈春秀不同,买录取通知书的人就是秦女士本人。在某种意义上说,双方都是受害者。当初,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这起交易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而且,在有交流期间,她们还是相处不错的。

秦女士当年为什么要卖录取通知书。答案很清楚。她出身于农村家庭,父亲去世早,母亲一个人拉扯四个孩子。可想而知,这种家庭经济条件非常困难。

她要去复读需要钱,要去上大学也需要钱。她自己说道,“因为家庭贫困,如果我复读一年后考上大学,大学第一年的学费家里可能确实出不起。”

更让人感觉有人情味的是,顶替者李某的父亲曾主动资助过她。在秦女士上大学期间,李某的爸爸不定期会给我账号里打几百块钱。

在某种意义上,秦女士举报李某是不太光彩的。正如顶替者家属所言,这种事情是不光彩的,买卖完成就不应该再找麻烦。

我们也理解,秦女士也是很无奈的。正如她自己所说,“我不求别的,只要可以停止并消除对我权利的侵犯,我是我,她是她,井水不犯河水,让我回归到正常的生活和工作。”




上一篇:数码宝贝南方的守护神,脾气暴躁的朱雀兽

下一篇:网易《量子特攻》X 莱仕达:助力超级特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