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古诗词,邂逅旧时光里的解忧花,感受慈母的

 新闻资讯     |      2020-06-17 19:56

可是,养花的大爷却告诉我,山里的萱草非花园里的萱草,虽然都属于萱草,但形状和用途却不同。

记得小时候妈妈把晒干的黄花佐以干豆腐丝葫萝丝葱丝灌粉肠,那味道至今犹是回味无穷。

想起《博物志》里曾经有这样的记载:“萱草,食之令人好欢乐,忘忧思,故曰忘忧草。”

孩子要远游时,就会在北堂前种下萱草,希望借此能减轻母亲对孩子的思念和牵挂,以忘却烦忧。

孟郊虽然有才华,仕途却不怎么顺利,直到50多岁了才考中进士,而且只做了个小小的县尉。

他出身贫寒,多年来,奔波在家和考场之间。儿行千里母担忧,母亲为他熬白了头发,操碎了心,付出许多心血。

可怜天下父母心,母亲的心中时刻牵挂着远行的游子,解忧的萱草在北堂前热烈地开着花,可那却丝毫不能减少老母亲对儿子的担忧和牵挂。

这首诗以儿子的视角来描写,堂前萱草盛开,游子远在天涯,白发盈巅的老母亲独自倚门,望眼欲穿,她的眼中哪里见得到那热烈开放的萱草花。

灿灿萱草花,罗生北堂下。南风吹其心,摇摇为谁吐?慈母倚门情,游子行路苦。甘旨日以疏,音问日以阻。举头望云林,愧听慧鸟语。——元.王冕《墨萱图》

王冕这两首萱草诗都是关于母亲的,一首是承欢在母亲膝下的其乐融融,另一首表达的则是远行时母亲对儿子的牵挂和儿子不能侍奉母亲的愧疚之情。

父亲责怪他不好好放牛,母亲却鼓励他专心向学,后来王冕得到良师教诲成为一位饱学之士。

王冕这一生虽然诗书画俱佳,可是,他的日子却过得捉襟见肘,所以,他是深感愧对母亲的。

据史书记载,朱熹五岁时开始进入小学,他能读懂《孝经》,并在书额题字自勉:“若不如此,便不成人。

朱熹8岁时父亲去世,父亲去世前托自己学问极深的好友代为朱熹的教育,自此,母亲一直陪伴在朱熹身旁。

一个人无论他有多深的学问,取得多大的成就,走了多远的路,他的身后总有母亲深沉的牵挂人和厚重的爱。

从来占北堂,雨露借恩光。与菊乱佳色,共葵倾太阳。人生真苦相,物理忌孤芳。不及空庭草,荣衰可两忘。——宋.黄庭坚《次韵师厚萱草》

父母的恩情比天高比海深。无论我们为父母做了多了事情,都不及父母所给予我们的千万分之一。

而在《诗经》里,萱草则是一种寄托和愿望,它是一个女子对常年征战在外的丈夫的深切思念。

瞻彼萱草,灼灼其华。幸喜,这盛世祥和,岁月静好,万家团圆,母亲少牵挂,妻子少忧愁……




上一篇:全球首艘10万吨级智慧渔业大型养殖工船在青签约

下一篇:美盛文化实控人被指控配资炒股、操纵股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