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圈的动物保护是不是伪命题?

 新闻资讯     |      2020-04-28 16:31

纪录片《Tiger King养虎为患》热播,复杂的人物,让大众分不清究竟是对大猫痴狂的动物园主Joe Exotic恶,还是主张动物保护的“笑面巫婆”Carole B,askin假仁假义。

著名动物保护组织Peta更是在奢侈品市场倍艰难的这段期间,加持了Gucci母公司开云集团的股份,打算从“源头”解决动物皮毛使用的问题。

裸体是他们最常用的招数,在街上裸,在球场上裸,在时装秀上也裸,只要是能吸引人注意的地方都有过PETA成员们裸体的身影。

甚至众多明星也齐齐参与,从超模到流行歌手都曾为PETA拍公益广告,宣传爱护动物,同时也给他们提高了不少知名度。

裸,是他们的“博出位”的第一步;意在体现肉食主义、使用动物皮毛很残忍的血腥表现方式,则是让他们充满了争议。

看到这里,相信大家都会被这些血腥的画面震惊,从而引起对动物的极大同情心,并且会相信PETA的善意。

但他们这些暗访或揭秘视频,屡屡遭到打假,甚至一个活剥动物皮的视频被揭发是PETA工作人员自导自演的把戏。

同时,名为Peta kills animals的网站就post出弗吉尼亚州官方数据,直指PETA以拯救动物的名义开宠物收容所,只为“处决”更多宠物。

安乐死比例远比同州其他收容所高,经调查发现PETA经营的收容所根本没有足够的空间放着这么多动物。

误信PETA的大众们,以为自己把流浪猫狗送到PETA收容所是给他们找下一个家的出路,结果是把流浪猫狗送进了安乐死的虎穴,原因只是PETA创始人认为饲养宠物是残忍的事情。

然而他们想到的方法是“赶尽杀绝”,在2014年更盗取一只健康的宠物吉娃娃,并且当天就将其安乐死。

PETA的微博账号也在去年被封,原因是常年发布血腥视频,甚至在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碰瓷。

这些普通皮具的原料来源大多是与畜牧业合作,可以说是肉牛肉羊的“废弃品”,所以也有人说牛羊皮是畜牧业的副产品。

牛羊皮没有什么稀缺性,但奢侈品牌大部分只用产自法国吃青草的牛羊的皮,皮质比吃谷物的美国牛羊好。

还只选用最好的部位,一块皮可能只有60%-70%能使用,并且全手工制作,这才使牛羊皮制品成了奢侈品。

因为此类动物,野生的难以捕捉,并且因为珍稀皮并不是任何产业的副产品,捕猎野生动物既影响生态,也残忍。

可珍稀皮具价格极高,利润丰厚,也是奢侈品牌彰显他们工艺高超的最好办法,所以品牌对珍稀皮的需求一直不减。

逐渐的,为了出产珍稀动物皮,一些国家开始有了养殖场,品牌也认为从中才够更能保证来源。

谁不知,珍稀皮往往来自发展中国家,很难查证养殖场是否正规,以及取皮手段是否人道。

每年,仅是越南,就会出口3万张鳄鱼皮;津巴布韦的“世界最大鳄鱼工场”,每年出口4.2万张,而全球产出量,大概有几百万张。

2015年,奢侈品巨头爱马仕,就曾经因为鳄鱼皮来源的丑闻,被PETA逼宫,要求爱马仕弃用鳄鱼皮。

诚然,没有动物应该因人类的虚荣心而死去,但普通皮具没有那么可怕,虽然是动物皮,但其实也算是食物残余。

残忍是残忍在使用珍稀皮具,因为使用珍稀动物皮的唯一特别功能只是——彰显身份,除此之外没有什么是一支普通皮包做不到的。

所以PETA的花式抗议不是没有道理,增持股份希望加大在奢侈品集团的话语权,似乎也能理解。

只是PETA既是动物保护规则的制定者之一,又因为持有奢侈品集团股份又成了他们口中“残害动物”的行业的既得利益者。

停用皮草和珍稀皮具是全球时尚的潮流之一,众多品牌如GUCCI、Armani、CK、Versace和Ralph Lauren等等,都加入了国际零皮草联盟。

甚至Chanel也在2018年底承诺不再使用鳄鱼皮、蛇皮和蜥蜴皮等珍稀动物材料,并且会重点开发面料的创新。

除了潮流以外,最重要的是,千禧一代消费者更有社会道德意识,也会为更有社会责任心,坚持可持续的品牌买单。

日益增加的素食主义者成了消费者大头之一,有所谓“全素皮”的需求,当然也就会有供应。

大集团们弃用皮草或者珍稀动物皮,当然是好事,至于目的是不是真的动物保护,无人知晓,也无需考究吧。

但另一方面,像PETA那样的极端动保组织,靠着“视觉系”残忍视频吸引眼球,甚至不惜造假以达到目的。

可是因为持股各个集团,其目的也和《Tiger King养虎为患》里的动保组织Big cat Rescue一样让人质疑,究竟是动物保护还是换个方式敛财?

同时,动物保护不应该成为敛财的噱头,也不应该被大众质疑,让动物保护不要成为伪命题。

促进动物保护立法,用正当的方法提高大众意识,总比强逼别人做素食主义者;一边投资奢侈品赚钱,又一边谴责更有意义吧。




上一篇:关爱地球,共战疫情!南航开展“社会责任日”

下一篇:剥离大健康业务后回归主业 金字火腿2019年净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