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推甜宠文:《爽文女主决定咸鱼》《当真》,

 新闻资讯     |      2020-04-22 08:09

01《爽文女主决定span class=strategy_error_words data-bjh-target=闲鱼 data-original-title= title=咸鱼/span》

女配上辈子是娱乐圈花瓶貌美大小姐,性子烈路子野战力强,是张扬肆意红玫瑰的类型。这辈子性转成了男的,标签基本和上一世一样,甚至还成为了鉴婊达人。因为脸实在是好看,于是有一堆人想要搭上他,结果基本上都是上辈子拉踩她,和她撕逼的女N号。

于是男主就一脸彼此知根知底你装给谁看的样子,把围上来的女人都撕了一遍。男主视女主是他此生唯一的宿敌,任何人都无法撼动的地位,在娱乐圈里只看得上也只承认她。

男女主之间的张力非常强,男主一直羡慕着女主的天赋,而女主也一直羡慕男主的张扬肆意与被家人所爱。

总算结束录制,迅速逃离喧哗的人群后,苏绾清就像从岸上跳回水里一样,终于松了口气。

沈雅见苏绾清顿都没顿一下,还加快步伐,用那双大长腿走出六亲不认的步伐,气得嘴都歪了,“苏绾清!”

反正停下来无外乎就是沈雅跳着骂她,她懒得理会,还必须留下来听完一个失去理智的人单方面叫骂全场。

谁都不知道为什么,好好一个开头,却因为苏绾清不同寻常的反应变成了你追我赶的奔跑赛。

眼看着出口的光越来越近,胜利就在眼前,苏绾清看见两个高大的男人站在出口处,一个人震惊地看着她,另一个人则挑了挑眉。

秦翡嗤笑了一声,双手抱胸,俊美的脸上满是嘲讽,“凭什么,你出得起我的劳务费吗?”

她回头一看,抓住她的秦翡笑得风骚,上下打量她的眼神不怀好意,“你好啊,苏绾清。”

漂亮的狐狸眼,攻击性十足的长相,看得出混血儿的特征,合起来便是一种傲慢又矜贵的美貌。

本文是一篇娱乐圈文。女主一开始在娱乐圈里郁郁不得志,但是因为热爱表演也没放弃退圈。女主大学有过一个初恋,并且和初恋的青梅竹马是闺蜜。闺蜜也喜欢女主的初恋。初恋因为各种原因没和女主在一起,且车祸过世了。女主和闺蜜都觉得初恋的死是因为女主,闺蜜恨女主,两个人决裂。但是都在娱乐圈混,难免低头不见抬头见,前期女主也吃了这个闺蜜不少的亏。女主在和男主在一起后,开了金手指一般从一个娱乐圈籍籍无名查无此人的小透明一步步变成影后。

没在家待多久,宋彦城便去了公司。公寓就剩她一个人,忽然的安静极易让人空虚恍神。黎枝拿起手机又放下。几次重复后,她下定决心打给徐枫的助理,想问问究竟是什么原因不让她接活了。

到后,徐枫阴阳怪气地给他吃了枪子儿,“小毛哥挺沉得住气,不愧是带出过爆款的金牌经纪人。”

这话挺有杀伤力地扎了下毛飞瑜的心口,他谄笑,“枫姐训的对,您再指点指点,小弟我哪里没做好?”

徐枫冷呵,“既然不愿接受公司安排,一早就该说,当面一套背地里一套,你若是对我有意见就直说。”

徐枫扬高语调:“管好你艺人!背后有人是什么稀罕宝贝?别拿这一套吓唬我。小毛哥,你也该醒醒了,还以为自己能带出第二个夏之祈呢?”

周围工作人员多,明面上各干个事,其实耳朵竖着,听到这里,讥笑的眼神愈发不加掩饰地飘向毛飞瑜。

毛飞瑜还是那副笑脸,一米八的高个儿低头弯腰,油腔滑调地道着歉,“是是是,枫姐说得是。”

黎枝没敢说在宋彦城家,只说在这附近办事。不多久,毛飞瑜把车横停在路边,黑着一张脸下车。

毛飞瑜火冒三丈,“你屁事儿真的多,这么有本事,怎么还没见你红?”“你疯了吧,冲我撒什么气儿?”

“我倒真想疯,然后抱着你一块儿跳河得了!”毛飞瑜情绪在崩溃边缘,大冬天的,脑门上布了细汗。他声音大,不顾街头人来人往,什么面子里子,这一刻通通忘记。

黎枝深吸一口气,唇色都白了些,她直视毛飞瑜,说话时声音微微发抖,“是我一个人的错吗?你这个经纪人又给我多少帮助了?成天见不着面,我去试镜,去拍片儿,你在现场吗?你打心底里的,就不认为我能做出成绩。我又凭什么要为你的偏见负责?”

男主是个开画室做设计搞二次元的女装大佬,经常长发,偶尔穿女装,具体形象可以想象娱乐圈长得好看留长发的男明星吧。男主之前被陷害过,失去了家人和学业,一直很阴郁。女主是霸气强势的女总裁,家庭幸福,有个恋爱脑没什么用的傻大哥。两人因为一场车祸相识,女主主动接触男主,救赎男主,洗清被陷害冤屈。男主真的挺可可爱爱。

外人看来,时敏堪称人生赢家,二十五岁事业有成,年轻干练,但在她自己看来,人生都是没有意义的。

“你呀,对自己要求太高,事业稍微放放,等月锋上市了,你赶紧出来玩玩,别总钻牛角尖。”时妈说,“你看看你哥,没心没肺随心所欲,上次体检,身心健康。”

“我就当你在讽刺他吧。”时敏微微笑了笑,笔在手指间飞快转动,末了,停下,对电话那头的时妈说道:“我看上一人,相貌性格我都喜欢,目前正在交往中。”

“说了你也不认识。”时敏伸了个懒腰,望着天花板,微笑道,“是个自由职业者,开画室的。”

“你可要记住,知人知面不知心,普通人也要提高警惕,哪怕只是谈个小恋爱,不动真格,你也别松懈,你身上能图的东西太多了,你哥就是前车之鉴,你可要……”

时楚接了电话,时妈追问:“你妹谈朋友了你知道吗!你查了吗?快跟妈说,是谁?人怎么样?是不是公司艺人?”

“八字没一撇的事。”时楚说,“没到查户口的那一步,你女儿谈个恋爱跟过家家一样,亲亲抱抱送送饭,你现在不用操这份结婚的心,等她什么时候动真格了,我好帮你把关,你这时候瞎担心什么……”

“我不是怕她被小妖精给带沟里吗?!”时妈对儿子说话可没这么客气,直言道,“兄妹俩要都被人坑沟里去,我面子往哪搁?我对时敏以后的结婚对象没别的要求,只一点,他人品要好。他要也是个……”




上一篇:青羊区“4.15”国家安全教育日暨“国家安全保密

下一篇:泰安采取四项措施加强危险化学品企业春季防灭